如果大家认为「剥削」就是自己挣 10 块钱,资本家抽走 7 块,只给留 3 块。那这个话题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。因为这掩盖了剥削的残酷本质。

资本主义的核心并不在「私有制」(其实在原始社会末期就已经有私有财产了,封建时代也是,但都称不上资本主义),而在于「资本做主才是第一要义」,简称「资本主义」。

由此导致的局面就是,资本凌驾于人类之上,人类为资本服务。而并非人类拥有资本,资本听命于人。

虽然资本主义环境下有财产私有制度,但这极具迷惑性,容易让人误以为资本家是资本的主人(财产所有人)。但实际上,资本家只是傀儡,人形外壳,传声筒,使魔,皮囊,英灵(随便你们叫什么吧),资本本身才是真正的「主人」和「灵魂」。

到了这一步,资本即将展现它真正的杀伤力――异化

上面那一大坨文字看不懂没关系,下面讲点简单的,举个例子。

比如你是一个老板,搞到(甭管是捡的研发的还是买的)一把超级牛逼的镐头,能让矿工挖矿的产量提高到原先的 10 倍。假如你面前有两个人,一个是超级矿工,即便不用这把超级镐头,他也能挖 10 个单位的矿(用镐头将会是 100)。另一个是包身工,他只能挖 1 个单位的矿(用镐头就会变为 10)。

现在,包身工在你面前跪下来了,他儿子得了白血病,他恳求你把超级镐头分配给他,他不介意被剥削,他愿意挖出来的矿你得 7,他得 3(换钱给儿子治病),实在是不行,你 8 他 2 也行。

超级矿工的辞职报告也递上来了,他的兴趣是做菜(虽然他的天赋是挖矿),他想改行当厨师。

你把镐头分配给谁?别想多了,犹豫必将败北。

作为称职的资本家,你给超级矿工跪下了。你求他拿上超级镐头去挖矿,你许诺跟他五五开分成,如有必要,你还可以只拿 100 个单位中的 40,他拿 60,折成股份也行。你甚至允许他每天只挖半天矿,另外半天可以兼职做厨师。

至于那个可怜的包身工,谁叫他不努力呢,是吧。

又或者,等超级矿工挣到钱,你的企业也成功上市,你再用财税渠道和福利政策「转移支付」给包身工,那样,你,包身工(和他倒霉儿子),超级矿工,就「共赢」了,是吧。

怎么样,如此温情脉脉,优胜劣汰,按劳分配,是不是很市场经济,很效率优先,很兼顾公平?是不是跟政治(或政治经济学)教科书里讲的剥削不一样?

不一样就对了,教科书太仁慈,不敢告诉大家剥削的残酷本质。

好,再回到前面说的「以资本为主」,「异化」。

上文就是「以资本为主」,「异化」的例子。

  • 「以资本为主」,所以,资本不是分配给最需要它的人,而是分配给最能实现他价值的人。
  • 「异化」,所以「劳动」(其实喜欢做菜)被扭曲为「就业」(挖矿最出成果)。

而就在这「以资本为主」和「异化」的过程中,「剥削」粉墨登场。再次强调一遍,剥削并不(或不仅)表现为对成果分配的掠夺(如各种三七开,二八开,「剩余价值」),剥削真正残忍的面貌在于对时间与自由的剥夺。本来,自由与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(或应该是)平等的,谁都是一天 24 小时(就算马云资产是我的一亿倍,他的一天也变不成 24 亿小时)。

然而,一旦进入「以资本为主」的「异化」过程,你的自由将不再是你的自由,你的时间将不再是你的时间。你不能自由的,随心所欲的去「劳动」,你只能有目标有任务的去「就业」,并为此消耗时间。

但是:

第一,时间是不能重叠的(虽然资本允许重复投资)。你花时间学习使用超级镐头,就不能同时陪伴白血病儿子或做菜,正所谓「放下砖头没钱养你,抱起砖头没时间陪你」。

第二,时间是不会倒流的(虽然投资可以撤回)。

当某一天,你花光了挖矿换来的钱,儿子依然死在了病榻上,又或者经济危机,你就是花时间学了怎么使用超级镐头但依然找不到工作的时候,你为此耗费的时间照样流逝,永不回头。

这才是剥削的真谛——你必须为了实现资本的价值(而非直接满足自身需要)来消耗时间(然后再诉诸于市场交换),而且,不论你的消耗能否换来自身需要的满足和自身价值的实现,时间都被实打实的消耗了,不可重叠,不可倒流,不可撤回,不可再生,不可增殖。

现在,我们可以回答问题了。为什么资本家明明拥有大量资产,却还要剥削无产阶级?

因为还需要时间啊!

资本要实现自身价值(增殖),就必须通过运作(生产,经营,市场交换)的过程才能实现,而维持这一运作过程,需要包括资本家在内的全人类全身心投入,而「私有」却偏偏能保证大家死心塌地去投入。因为「私有」能划分出「所拥有的」和「所需要的」。要满足「所需要的」,就必须提供「所拥有的」来交换。作为资本代言人的资本家,他们打开了名为「市场」的炉盖。无产阶级,他们往熔炉里投入了名为「时间」(也可写作「花时间做事」)的燃料。

从此,他们的时间不为自己而生,而为资本支配。资本家?就一烧锅炉的。这就是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者的终极追求是「解放全人类」,而非「打倒资本家」。